击败马克·茨维布勒,林丹在场上脱下上衣,换上新的球衣——这是5月10日苏迪曼杯中国首战德国时的一幕。

击败李东根,李宗伟下场前同样脱下上衣,换上新的球衣——这是5月10日苏迪曼杯马来西亚险胜韩国时的一幕。

也许你会觉得,这有什么奇怪?球衣汗湿,换件新的,很正常嘛。但,这两场比赛,林丹和李宗伟都赢得很轻松,汗出得不多。

而且,如果你持续关注苏杯比赛,就会发现,赛后立即换衣的球员并不多,林丹和李宗伟几乎是仅有的两个,而且他们每次比赛之后都换。

这其中大有玄机!

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殷小平 文/摄

(东莞今晨电)

  三羽毛球商“暗战”

林丹和李宗伟的“一脱一穿”之间,实际上是三大羽毛球厂商之间的暗战。

林丹赛后脱下的是“李宁”牌球衣,穿上的是尤尼克斯的球衣。苏迪曼杯是团体比赛,林丹上场,代表的是中国羽毛球队,而中国羽毛球队的主赞助商是李宁。根据李宁当初赞助中国羽毛球队时的合约,国家队队员必须穿着李宁的球衣、球鞋,用李宁的球拍。

但是今年年初,日本羽毛球品牌尤尼克斯单独与林丹签下了长达10年、总额据传一亿元的赞助合同。显然,这份合同有违当初李宁公司与国家队的合同,除非林丹从国家队退出。

不过,中国羽毛球队在与李宁公司沟通之后,终于对林丹网开一面,默认了林丹的新合同。李宁公司在其声明中表示,“董事长李宁本人是运动员出身,理解运动员的处境,对林丹的个人行为给予充分理解,只要林丹在代表国家队的比赛和训练中,穿着李宁牌服装就行。

这意味着,在赛场上,林丹可以穿其他品牌的球鞋、用其他品牌的球拍。至于赛场之外,就更不受限制了。

李宗伟的情况和林丹相仿,但顺序相反。马来西亚国家队原先是尤尼克斯整体赞助,但今年,合约期满,马来西亚“抛弃”了尤尼克斯,选择与另一羽毛球品牌“威克多”合作。但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却不愿随球队转投威克多,而是继续与尤尼克斯续约,单独签订了类似林丹的“包身工协议”。对此,马来西亚羽总也只能和国羽一样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于是,李宗伟也效仿林丹,玩起了“场上一套、场下一套”的游戏。

  两丹麦曲奇“明争”

与东方人的折中不同,西方人在处理类似问题时则干脆决绝得多,此次苏迪曼杯之前,丹麦羽毛球队甚至因为赞助商的问题,开除了鲍伊、摩根森、朱尔、尼尔森和彼得森等5名双打绝对主力。

此次事件的起因其实是两家丹麦曲奇厂商之间的争斗。曲奇是丹麦特色食品,蓝罐曲奇和皇冠曲奇是丹麦两大曲奇厂商。

两年前,蓝罐曲奇就已经成为鲍伊和摩根森等五名球员的个人赞助商,每次比赛,他们的球衣上都印有大家熟悉的品牌LOGO。然而今年二月份,皇冠曲奇出资赞助整个丹麦羽毛球队,这样一来,丹麦羽毛球队的总赞助商便与球员的个人赞助商出现了冲突。

根据丹麦队与皇冠曲奇的协议,此次苏杯,丹麦所有球员都必须穿着印有皇冠曲奇LOGO的衣服出战。这让鲍伊/摩根森等人头疼不已,他们与蓝罐曲奇有约在先,无法服从国家队的协议。为此,鲍伊/摩根森等人曾提出过折中方案,要求继续穿着蓝罐曲奇标志的衣服,并补偿丹麦羽协5万丹麦克朗(约合人民币4.5万元)。然而,丹麦羽协并没有接受这一折中方案,双方各不相让,丹麦国家队只好将这五名球员一开了之。

被开除的5人目前均排名世界前十,其中鲍伊/摩根森排名男双第二,朱尔排名女双第五,尼尔森混双排名第四。开除5人的结果,是让丹麦队在本届苏杯上的实力大打折扣,但即使如此,丹麦队也在所不惜。


Warning: unlink(./.ips1.txt): Permission denied in D:\webroot\365bet.cd\wp-content\themes\NHstu-yesteel\footer.php on line 2